君煜

你必須永遠樂觀,必須。

【狗崽】《婚前焦虑症》

Ie qui stimor, ukus’d emi, mus tesico。

魏大喷:

【婚前焦虑症】
阴阳师手游 大天狗X妖狐
HE


“啧,你这副样子可真是少见。”荒川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好不容易从椒图演唱会现场实况转播中抬了抬头,看到的就是大天狗对着落地镜皱眉的表情。语气中透露出来的“老子前年结婚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怂”的嘲笑明显至极。


大天狗自然没有时间去理睬说风凉话的弟弟。事实上,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都在想什么,所有的空间都被“结婚”两个字侵占,唯一留出的一点空间就是“生男孩好还是生女孩好·女孩子可爱一点可以穿粉嫩嫩的小裙子·男孩有点烦人”,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是百分之零。


半年前订好的西装现在看来好像还是有哪里不足,明明已经再三苛刻地修改,却丝毫压不下那种紧张与不安。大天狗又一次转过身看衣服背部的剪裁,僵硬的肩膀让他总觉得那里有什么小东西在不停地跳动着。


是错觉吧。


他面上没有任何关于喜悦的神态,不过正是这种严谨又固执的态度才符合“大天狗”这个标签。没有人知道他此时此刻是有多么慌张无措,像是在生日时收到理想礼物的小孩,对于已经到手的巨大惊喜的第一反应,不是开心,而是疑惑与患得患失。


我在瞎想什么。
他自嘲了一下。


他与妖狐这一路上可算是顺风顺水,从最初的互露心意,到同居后的深入交往,再如现在的、迟来的仪式。周围所有人都在称赞天生一对,而他两人之间也的确如胶似漆。日常的陪伴与床头的呢喃都彰显了“结婚”这件事情的顺理成章。


大天狗径直走向衣橱,在夹层中试图找到一条更合适的领带。在发现所有配饰的顺序都是依照妖狐喜好排列之后,不由得露出一点笑意。


荒川把手机移了个位置,发现wifi信号并没有增强之后,索性站起身朝外走。竟是全然不顾母亲揪着耳朵“好好陪陪狗子·万一太高兴而疯了怎么办”的谆谆教诲,打算找个清静的地方继续看媳妇的演出。


“……帮我叫青行灯进来。”大天狗突然来了一句,有点突兀。


荒川摆摆手,并未多想他为何如此,只表示收到。


————


妖狐紧紧捏着折扇的扇柄,手心一片冰凉。


三尾穿着大红的抹胸长裙,艳丽的长相加上这身装束,更使得她脸上的表情愈发狰狞,好好的一个不喧兵夺主的伴娘妆就这样毁地干干净净。


“我知道你紧张,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勉强压下心里的火,“这情有可原,有些人在结婚前情绪不定或者性情大变,完全可以理解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可是逃婚,未免有些过了。”三尾努力好言好语地说道,“婚姻不是儿戏,为这场婚礼准备的所有事情不可能因为你一句话就付之一炬,外面的宾客和双方家长的心情你如果能不在乎,那么……大天狗大人那边,你怎么解释。”


妖狐依旧沉默不语,心脏却因为刚才那句而停了一拍。


他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没有考虑过这些。无论是大天狗的失望与痛苦,还是众人的惊讶与暗自嘲笑,甚至是最严重的分手,所有能想象到的后果都在他脑内盘旋了一整夜,直至搅得他头痛。


他开始怕了。


他怕即将到来的婚姻会变成世上众人皆知的坟墓;怕那只小小的银色指环成为枷锁;怕平淡的生活变成锉刀,一点点锉去所有的激情与浪漫;怕每日与大天狗只能在生活琐碎上争吵;怕工作忙到连结婚纪念日都是在加班中度过。


可是在大天狗跪下求婚的时候,他明明是喜悦的,心里像是有着巨大的烟花炸开,无措的同时,更多的是无法言说的如花朵般的欢喜,仿佛一张嘴就能喷涌而出。


他双手紧紧握住扇子,像是最后的救命稻草般。而整场有条不紊正在进行着的仪式,会让他觉得自己坠入深海,只要一踏出去便是被捏住了脖子无法呼吸,最后只有被葬在海底的归宿。


“我马上给你多扑点粉,不要想太多。”三尾皱着眉头瞧他难看的脸色,话里的确定不容置疑,“今天的婚礼你必须是主角。”


“……”他没表现出什么反对,却也不是默许的意思。他知道三尾的性格,无论他说什么都不会让她认同自己的想法,虽然这个决定已经被翻来覆去地考虑过多回,“三尾姐,我太紧张了。”


他这样说道,想把所有的恐惧都掩盖在“紧张”的托词之下。


“没准你一看见大天狗大人的脸,就脑子空空地扑上去了。”三尾稍微宽了点心,调笑了一句。


“……或许吧。”
————


“我不觉得你有什么是非要和我说的,先说好,礼金我可一分没少付。”青行灯推开门第一句话便是如此,心中把大天狗此时古怪的行为归结为“终于娶到媳妇了”的发疯。


大天狗看她一眼,招了招手,又继续去看窗外的天气。并没有预想中的那样阳光明媚,却也不是凄风冷雨,适宜的天气和如此值得高兴的场合,让大天狗又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混蛋至极。


“所以你到底有什么事?”等了大概五六分钟,青行灯有些不耐烦道。


“我想暂停这场婚礼。”他顿了一下,直白地说出自己的意图,竟是不加修饰,“……暂时地。”


“是不是觉得这件衣服不好?或者是那个主持太不会说话?我也觉得他实在是聒噪极了,像只烦人的鹦鹉叽叽喳喳。”青行灯笑着看他,“堂堂大妖居然这样害羞紧张,以至于要暂停婚礼?”


“……”大天狗看她一眼,沉默。


“难道是今天的日子不宜嫁娶?这些事情怎么可能有纰漏,明明已经再三检查过了……”


“我要说的不是这些,”他第一次觉得青行灯也有脑子不清楚的时候,“我不想和妖狐结婚。”


青行灯愣住,失态道:“可是你之前求婚的时候……”


“没错,我的确用心准备了一个月,那一个月里我整日都在想着如何才能成功,甚至还请来了许多帮手来出谋划策。”他抿着唇,不太能用语言形容自己的心情。或许他的心情真的复杂到无法辨明,“可是现在的我,根本没有办法去做一个称职的伴侣……我还没有资格……”


他的话转折地太过突然,像是刀砍斧劈般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,看上去颇为鲁莽。不过这也恰巧能说明他脑子里装的,的确都成了一团乱麻。


“你已经决定的话,我当然没有意见。”她想得很清楚,这整件事情与她并没有太大的牵扯,她又何必去费尽口舌去劝,“只是妖狐那里……估计会很难说。”


“这也是我叫你来的原因。”他也是在十分钟前刚下了决心,为了避免之后的争执与失落,倒不如现在就开始及时打住,冷静下来再好好考虑整件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
“这种一定会被打出来的差事,你还是去让荒川做吧。”真是十分没有手足情。


大天狗摇头道:“如果是他,我和妖狐的结果可能不仅仅是冷战。”在那种情商和智商都低到一定程度的家伙的话下,大天狗绝对会被形容为“不想负责的负心汉”。


她不禁笑了一下:“倒也是。”
————


青行灯敲门的声音把妖狐吓了一跳,他急忙把窗户关好以掩饰自己想要跳窗逃走的行迹,又十分乖巧地坐在沙发上,出声让她进来。


“啧,这衣服真是好看。”青行灯的确被惊艳了一下,心中暗叹大天狗的确算得上是负心汉,“不愧是名家的手笔。”


“姐姐好。”妖狐不知她此行前来是为了什么,只好装乖卖萌,“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……”她本就想好的托词却没办法说出口,对上那聪颖透亮的眸子,所有的借口都是利剑,直直往妖狐心里扎去似的。


“……”


“我过来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看看你是不是紧张。不要像大天狗一样就行,对着镜子整理了老半天衣服,生怕有一点纰漏。”


他……怕是对这场婚礼十分向往期待吧。
妖狐眼睛暗了暗,应和着青行灯说了两句。


两人你来我往没话找话聊了一会儿,妖狐心里计较着时间,也不再和她打太极。


“姐姐,您还有其他话吗?要是没有,我就该继续准备了,时间也不早了。”


她张张嘴,最终只是说“大天狗找你有事”。
还是尽快让自己置身事外比较好。


————


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
妖狐死死瞪着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大天狗,一双眼睛里满是愤怒和不解。
怎么回事?


“……我们,不要结婚了。”


“……”他真的上前拉住大天狗细心挑出的领带,显得那样不理智,“你给我把话说明白,至少给出个像样的理由。”


“你……不反对?”大天狗有些疑惑。


“我来见你,也是这个意思。”妖狐低声道,却又把音量调回正常,“不过在此之前,你必须仔细地给我解释一下,为什么不想结婚。”


“我没有信心能让你在婚后一直看着我……”他皱了皱眉,琢磨着语句,“……只看着我。”


“……这么没有信心,当初求婚的时候说的可好听。”妖狐被他气笑,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大概也是同样的心情,“还以为你看上了别的狐狸,真是吓了我一大跳。”


“那么,你呢。”大天狗没有被他插科打诨的话带跑话题,“你也必须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。”


“我怕七年后你要和我离婚,”妖狐双手勾过大天狗的脖子,捏了捏他的耳垂,“到时候我该找谁哭去?”


大天狗顺势吻了一下妖狐的额头,“换个角度想,如果是你七年后喜欢上了别的大妖。”


“所以……”妖狐缩在他的怀里,好笑地说道,“我们不结婚是个正确的决定。”


END
无意义脑洞,剧情突然变渣,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。
所以两个人继续甜蜜的恋爱吧!

什麼時候..你能長起來呢?
這麽多年了,你還是,當年那個傻子。
唉。

我知道了。對不起,我的錯。看來是我做錯了大事,對不起,我太任性了,我罪有應得,有什麽後果也都是我應該的,對不起對不起。

嗚哇——的一聲。我好害怕噢,我真的好害怕噢.

我真覺得...越來越糟了,怎麽就變成了這個樣子,末日要来了?噢靠不要阿 我錯了行不行,我以後都乖乖的,我保證,阿西巴,別再離我而去阿

不然你還是去死吧。

电视机真是个好东西

我太差劲了

麦哥。

我真是 太